跳到主要內容

歷史傳說

 邵族


︱迷鹿現蹤︱


邵族人說他們的祖先原來住在阿里山,也有另外一說,說是原來住在台南府城附近。

在很久很久以前,邵族的一隊獵人在山中打獵時,發現了一隻肥碩的大白鹿,大夥兒於是驅趕著獵狗,一路翻山越嶺地追逐大白鹿。邵族祖先在追逐白鹿進入深山後,沿路在樹林上以獵刀削下一片樹皮做為路標記號,追了好幾天,正當大家精疲力盡時,看到眼前竟然出現一片湖光水色,邵族人追逐的那頭白鹿走投無路,便衝入了湖泊之中,後來化身為白衣仙女,在當天晚上托夢給族中長者,告知他此地物產豐碩,如善加經營必能使整個族群的人安居樂業。於是獵人們便待在土亭仔(Puzi)一帶狩獵,還獵得許多山羌。

此外,就如白衣仙女所說,在白鹿消失的湖泊中,有許多魚群悠遊其中,隨行的長者族人把撈得的魚類謹慎地先試食一番,不但沒有中毒,而且發現湖中的魚群美味可口到極點,其後才允許青壯年的族人食用。大家真是高興極了,湖泊區不但景色優美怡人,而且湖中有取之不盡的魚類,這真是上天賜給族人安居的好處所,於是趕緊循著削下樹皮的記號回到原社去帶來族人,從此邵族就在日月潭定居下來,日月潭變成了他們的故鄉。

迷鹿現蹤

 

 

︱茄苳樹王︱


邵族的祖先在逐鹿到日月潭之後,決定從此定居日月潭,當時的lalu(珠仔山、珠嶼、今拉魯島)水邊有一株奇大無比,茂盛翁鬱的茄苳樹,邵族的祖先們在茄苳樹下立誓:願意子孫世世代代長居於此,祝願族勢如茄苳樹的嫩葉,年年更新萌芽,茄苳樹每滋萌一片新葉,即代表族中又增一壯丁,邵族永遠如茄苳樹一樣茁壯長青。

此後邵族確確實在日月潭週遭的水沙連地區闖盪出一片天地,可是好景不常,漢人覬覦日月潭附近的沃腴,漸漸的滲入了水沙連,終於爆發了激烈的戰鬥,邵族人在茄苳樹王的庇祐下所向無敵,戰無不勝,把侵入的漢人打得焦頭爛額。

漢人首領在無計可施的窘境下,探聽到茄苳樹王的靈驗,於是派人暗中破壞茄苳樹,先是用斧頭去砍斷,但是無論砍得多厲害多嚴重,第二天茄苳樹王仍然完好,復原如初。後來漢人首領夢見有人指點他,若要弄死茄苳樹只有請出「撩牙精」。

漢人起先百思不得其解,後來才恍然大悟,原來所謂「撩牙精」就是鋸子,於是連忙派人使用鋸子鋸倒了茄苳樹。為了唯恐茄苳樹王迅速復原,再用長銅釘釘往茄苳樹根,潑上黑狗血後,以大銅蓋蓋住主幹的樹莖。茄苳樹王被徹底毀壞後,邵族族人的族勢開始衰頹走下坡,接著又連續好幾年流行大瘟疫,邵族族人的人丁損失慘重,傷心及驚恐之餘只得放棄了lalu,分散到周遭各地謀求生路,從此,邵族就不再是水沙連內山的霸主了。

茄苳樹王

 

 

︱貓頭鷹的故事︱


從前有個邵族的女孩,結婚很多年而沒有懷孕,一直想著要生小孩,去任何地方都會摘花,並把花插在頭上,表示她是未曾生育的女孩。

有一天,女孩去山上撿木柴,剛好碰到貓頭鷹被鳶鷹追逐,女孩為貓頭鷹解圍,把他抱在懷裡帶回家,並把貓頭鷹羽毛梳理得很漂亮。女孩的婆婆回來看到貓頭鷹,就責備女孩,要她放走貓頭鷹,女孩捨不得,直到天黑才把貓頭鷹送去後山,女孩對貓頭鷹說:「我是你的母親,天黑了要呼喚我喔!」

有天夜晚,貓頭鷹在女孩家的屋後或屋頂上鳴叫。過不久,女孩竟然懷孕了,從此以後,邵族人便相信,夜晚貓頭鷹若在屋邊鳴叫,代表新嫁娘要懷孕了,因此他們認為貓頭鷹在家附近鳴叫,是一件很好的事。

貓頭鷹

 

 

︱小孩變老鷹︱


古時候,有個邵族的小孩,非常地懶惰,他的母親在捻麻線的時候,這個小孩子從來不會幫忙母親織苧麻線。有一次,母親生氣了,狠狠的責備了一頓,小孩子傷心氣惱的爬到屋頂上去,把畚箕(竹子編成的圓扁形箕筐)剖成兩半,插在兩腋下,變成一隻老鷹飛走了。邵族人深信天上高飛的老鷹是小孩子的化身,他們打獵時也從不傷害老鷹。

另說:老鷹是族中一位可憐的女孩變成的。很早以前,部落中有一位苛薄的母親,常虐待自已的女兒,要她做很多事情又不給飯吃,女兒因為母親的凶悍和威嚴也不敢反抗。

有一天,母親命令女兒去潭邊提水,哄她說:「快去提水,回來了讓妳吃鍋巴。」女兒已經好幾天沒吃飯了,強忍著飢餓到潭邊去提水,哪曉得辛苦地從潭邊提了水回來,發現母親一個人把所有的飯和鍋巴都吃光了。女兒氣極了要離開這個家,她把笨簸剖成兩半,插在兩腋作為翅膀,變成一隻老鷹,含淚飛向空中而去,這時刻薄的母親跑出屋子抬頭看他的女兒,老鷹的淚水剛好掉入母親的眼中,不久這位母親就生病死了。

 


︱祖靈籃的由來︱


邵族人剛來lalu定居的時候,頭人的妻子懷孕生子,生下的是一黑一白的孿生兄弟,這在當時是件大大不祥的事情,於是頭人把黑嬰丟到潭中淹死。

第二天夜晚頭人夢見被丟棄到潭中的黑嬰來託夢說:「今我已死,此後全族每戶人家都必須以一籃置放祖先的衣飾,作為祖靈的居處而供奉之,不得有誤,否則將有大禍。」次日頭人將此事告知族人,大家都非常驚恐,於是每家都準備一只籃子,內置祖先衣服和飾物,作為祖靈的象徵。此後族人遇有重大事情,都以祖靈籃做為祭告求佑的對象,而族人也因此享有平安、健康且衣食無缺的生活。

 


︱邵族的靈鳥︱


台灣原住民諸族間,有許多族都有鳥占的習俗,凡事都要行鳥占,無論是狩獵、戰爭、出草,或是生命禮俗中的婚喪喜慶,鳥占亦即在事前要觀看鳥的飛向,且聆聽鳥的啼聲,藉此來斷定吉凶,得吉占則行之,遭凶占則取消或延後。這種能預先得吉凶的鳥,相當靈異,因此各族間普遍不能捕捉,且視為「聖鳥」或「靈鳥」。

邵族凡事亦行鳥占,這種靈鳥即是繡眼畫眉,何以邵族人會以這種鳥來行鳥占呢?邵族有這樣的傳說:相傳邵族有一名勇土,他能勇善戰,時常建立戰功,族人非常尊敬他,但他死後,族人非常懷念他,於是他就變成了一隻黑白相間、且頭部灰色、眼光炯炯有神的鳥。

當族人遇到困境時,這隻鳥會前來指引,讓族人遠離惡運,由於牠能預知福禍,所以族人將牠奉為靈鳥。這種鳥何以靈驗而能預知福禍?有一次族人上山狩獵,在途中的右邊樹梢上,這隻鳥就停在樹梢上,吱吱喳喳叫個不停,似乎在暗示著甚麼,但族人不以為意,仍繼續前去狩獵,結果這次出獵不但一無所獲,還有意外發生。又有一次,當族人又出外狩獵時,這隻鳥卻停在左邊的樹梢上,啼著悅耳的鳥聲,這一次出獵,族人獵得許多獵物並且平安歸來,有了這些教訓與經驗,每當族人有狩獵或外出工作時,就會留意鳥的啼聲。並詳細留意啼聲的改變,而斷出了吉占或是凶占。

鳥兒若在右邊即是報凶,若在左邊便是報吉。自此之後,族人在狩獵、戰鬥,或是重大事情時,都要先聆聽「靈鳥」的嗚叫聲和觀看「靈鳥」飛行的方向,若得吉占才行之,若得凶占則放棄或延期。

 


︱小黑矮人︱


臺灣原住民族群中有許多族流傳著小黑矮人的傳說故事,賽夏族人更有矮人祭的祭典,而居住在水沙連地區的邵族也流傳著這樣的故事:邵族的祖先尚未移居水沙連以前,最先居住在日月潭的是一群小黑人,他們也是居住在Lalu(珠仔嶼、玉島、今拉魯島) 附近,邵族移來之後,兩族族人相處甚佳,並非常歡迎邵族的人到他們的部落去作客,大家交談甚歡,和樂融融,不過他們常常囑咐邵族族人說:「若要來我們這兒作客或遊玩,一定要事先通知我們,不可擅自前來,否則將有災難發生。」

幾年之間,兩族的族人互有來住,感情也與日俱增; 然而,有一次因有急事,未來得及通告,邵族的人便自行前往,小黑矮人個個倉皇失措,急急忙忙地奔跑到各人的木臼處,並且坐在木臼上,不幸的是有幾位小黑矮人,由於太過慌張,未能坐穩而摔了下來,不慎壓斷了尾巴,這幾位斷了尾巴的小黑矮人抱著屁股哀嚎的跑開,小黑矮人的首領非常生氣,並對邵族的人下逐客令,從此以後,他們對邵族的人相當的不友善,兩族的關係便不相往來,邵族的人一再向他們道歉,小黑矮人非但不理會,更是惡言相向,自此後,邵族的人真的失去了純樸、善良的好鄰居,更失去了溫和、可貴的好朋友。

因為小黑矮人個個都長有尾巴,這是他們的祕密,也深怕別族恥笑他們,於是祗要有客人來訪,都要事先約定,客人來訪前,小黑矮人都坐在木臼上,而木臼裡有一個洞,正好可以把尾巴隱藏在其中,如此則不被別族發現; 難怪邵族的人不速造訪,導致小黑矮人驚慌失措,壓斷了尾巴,使小黑矮人感到憤怒和羞怯。

日本人來了以後,為了要興築日月潭的發電工事,引入濁水溪的溪水以供水利發電之用,漲起來的水將把邵族的家園和耕地淹沒在潭底,於是日本人就強制邵族的人遷居到卜吉社,即今之德化社。邵族的人在卜吉社重新建立起家園,可憐的是那些小黑矮人,為了堅守美麗的家園,都不願離開,最後小黑矮人們連同家園都被淹沒在潭底了。

 


布農族

 


︱布農族的來源傳說︱


布農族之高山來源傳說,以玉山為發祥地。此外,布農族又以平原來源傳說最為普遍,以西部平原之Lamongan(拉蒙岸)地方作為其發祥地。該地位於河濱之低平台地,茂生檳榔樹,即今濁水溪沿岸竹山鎮社寮里,或是名間一帶。關於此故址,巒社群傳說Lukaang(鹿港),郡社群傳說為linpao或linkipao(林圯埔,今竹山)、Taulak(斗六)、Lamtao(南投)等地,後來才又遷往山地。

相傳Lamongan(拉蒙岸),昔有一男一女,夜夢以蛇之脫皮鼓打女人,即可使其懷孕,醒來後如法炮製,乃得四男三女,成人後各成夫婦,繁衍種族。某日,濁水溪因大蛇阻流,洪水泛濫,族眾逃至玉山、卓社大山、東巒大山等高處。因事出突然,來不及攜帶火種,不得不生食獸肉。

某夜,見玉山頂上有火,乃委託青蛙前往索討,然青蛙一躍入水即不見蹤影,又委託鳥類,始得火。不久,水中有螃蟹與大蛇為敵,大蛇不支逃遁,於是洪水退去,族眾乃同返Tansinmuku(丹伸木克)建屋聚居。當其避難東巒大山時,一對男女訂盟為夫妻,生六子僅得一女,嗣後此一女與五男各生眾多子女,始採一夫一妻制,而形成眾多番社。

布農族的來源傳說

 

 

︱布農族的圖騰︱


布農族的圖騰,嚴格來說,並沒有特定的事物,但依布農族生活祭儀、禁忌來判斷,布農族對百步蛇之愛護與尊重,衣飾的圖案,Kaviaz百步蛇可稱布農族之圖騰。

相傳好久以前布農族一位年輕的勇士,生了可愛的男孩,但不幸妻子餵奶後就生病去世。鄰近有嬰兒的媽媽,代為餵奶。但奇怪的是,接二連三只要餵奶給他的媽媽,就會生病甚至死亡,最後沒有人敢再餵奶給他,更不敢接近。長老命令這位勇士,將男孩遺棄,以免禍害族人。勇士爸爸再捨不得,也只好把身上最好的布農勇士的外套,包裹著孩子,藏暱到深山的棕樹叢中。

過了幾天,勇士爸爸偷偷去探望時,小孩變成了一條粗長及美麗的動物,身上的花紋,竟像勇士衣的圖紋一樣,牠就是現在的百步蛇。百步蛇跟勇士說:「我是您的孩子,不要傷害我及我的子孫,百步蛇做您們的朋友,我們有劇毒,但不咬布農族人,我們只會剷除布農族的敗類及敵人。如果以後我們有困難,也希望布農族人,把我們送回棕樹叢中。」這位勇士以後當了布農族的長老,取名百步蛇為「Kaviaz」就是朋友的意思。

百步蛇與布農族人和平相處至今,布農族人服飾之圖騰和百步蛇身紋相似,而且還會以紅布條送給百步蛇。布農族人縱然有優越之狩獵技能,就是不捕蛇類,不吃蛇肉,有其傳說因緣


布農族的圖騰

 

 

︱征討太陽的故事︱


太古時代,天上有兩個太陽,所以畫夜相當炎熱。有一天,一位母親帶著嬰兒到田裡工作。工作之前,她先割了些草,將嬰兒安置在草堆上,不料嬰兒卻被太陽活活地曬死。母親非常傷心,急忙跑回家將此意外告知丈夫。

丈夫聽了非常憤怒,立刻把弓箭遞給大兒子,並命令他說:「你現在就去射殺太陽!」大兒子為了儘速替弟弟報仇,準備一些粟當口糧就出發了。他先到海邊去等太陽,可是,每當他以為太陽會從右邊升起時,太陽卻由左邊升起,而當他以為太陽會從左邊升起時,太陽卻又從右邊升起;接連好幾天都無法射殺太陽,使他非常著急。

又過了幾天,太陽終於如其預料的方向升起,於是拿著弓箭朝太陽射去,結果一箭射中太陽的眼睛。這個受傷的太陽,正是今天的月亮。現在每個月都要祭拜月亮,就是為了要安慰祂,以免祂再度發光發熱。至於那位射日的勇士,剛離家時還是個孩子,可是等到他回到家時,已經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翁。

 


征討太陽的故事

 

 

︱洪水傳說︱

 

太古時代洪水驟然成災,淹沒了大地,形成了一片茫茫大海,僅剩玉山、巒大山、郡大山、shilubiya山的山頂露在水面上。人們避難到玉山的山頂上,可是所有的粟穀盡失,無以為炊。還好山上有很多獸類,於是捕獵生食充飢。由於沒有火,生活很不方便,只好到處尋火,有一天終於發現卓社大山上有火光。於是立刻派一隻鳥去索火,可是在回程途中熄火了;再改派長尾鳥去,長尾鳥卻在飛行途中落水淹死。最後,人們派出haipiji鳥去,這才如願以償,得火而歸。

後來,有一次螃蟹和大蛇爭鬥,螃蟹剪破了大蛇的肚子,大蛇痛得向西逃竄而去,其經過之處形成一道溪流,積水順溪而退,又露出原來的陸地來。人們大喜,紛紛下山求美地,而離散四方,各自組織部社,以至於今。

 


︱人蛇大戰︱


從前有一個布農婦女,因為丈夫要參加一個重要的慶典,她想要讓她的丈夫非常出色,便想幫丈夫編一個最漂亮的胸袋,可是她一直想不出要編織的花樣。

有一天婦人上山採野菜,從山上要回家的時候,她看見了百步蛇的小蛇,婦人覺得這種花紋實在是太美麗了,就想要依小蛇的花紋去編織。她便開口對母蛇說明自己要借幼蛇的原因,母蛇聽後,樂意答應婦人借小蛇一個禮拜,婦人回家後就按照小蛇身上的花紋編織胸袋。

由於參考小蛇身上花紋所編織出的花樣實在是太漂亮了,村子裡其她的婦女也都跑來借用。母蛇依約到村子裡想要帶走她的孩子,但婦人告訴她布紋尚未織好,再跟母蛇借一個禮拜。不幸的是,小蛇在這借來借去的過程中就被弄死了。每次母蛇來找自己的孩子時,婦人總是編很多理由來拖延時間。有一天母蛇又來找自己的孩子,婦人又再次編理由而不將牠的孩子還牠,母蛇就和婦人評理,才知道自己的小孩子死了,母蛇傷心又憤怒的走了。

不幸的事情終於發生了,所有的百步蛇都爬到了這個婦女住的村落,並攻擊村子裡所有的人,結果除了爬上長滿刺的樹樁樹的人倖免於難。蛇群遠離之後,他們趕緊逃到最近的部落,並說明整個事情的經過,族人深怕百步蛇也來攻擊他們,於是派人向百步蛇的蛇王表達合好的意思,希望建立友好的關係,同時訂下互不侵犯的約定。一直到現在,布農族還是遵守這個約定;所以,祖先不會殺死百步蛇,百步蛇也不會亂咬布農族人。在母語裡,百步蛇叫「Kaviaz」就是「朋友」的意思。

 


︱螃蟹身上疤的由來-螃蟹與蛇的大戰︱


從前有一條大蛇,想要獨占水源,就用自己龐大的身軀將水道堵住。住在水道以下的動物及人們就沒有水喝了,大家看到大蛇龐大的身軀及凶惡的表情,都不敢找大蛇理論,連續幾天的缺水,已經快活不下去。

有一隻螃蟹覺得水乾掉很奇怪,便往水源處查看,發現大蛇故意堵住水源,很生氣的責問大蛇。大蛇看到小小的螃蟹,很輕視的說:「如果你能打敗我,我就放水。」於是螃蟹很客氣的請大蛇先動手。大蛇不客氣的就張口咬螃蟹,但是螃蟹有硬殼護身大蛇咬不動,只有在螃蟹的硬殼上留下咬痕。接著換螃蟹動手,但大蛇看到螃蟹小小的一張嘴就不以為意,便靜靜的不動等著螃蟹咬牠。不料螃蟹用牠那大螫夾住大蛇,一口氣將大蛇剪成三段。大量的水一下子向下沖,沖刷出深溝及山,從此以後就有山谷的地形。而螃蟹的身上有大蛇咬過的凹痕。

 


螃蟹與蛇的大戰